高德荣:一个老县长的追梦故事——青春梦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3-16    浏览次数:5321   【字体:

1.背毛主席语录最积极

        从巴坡完小炊事员临时工岗位退下来的李明才老汉,是高德荣在巴坡完小读书期间同桌6年的同窗学友。虽然时过近50年,少年高德荣勤奋、积极的形象在李明才的脑海里一直很清晰。当与人聊起读书时期的人和事,他时常不经意地提到高德荣;每次别人问起关于高德荣那时印象最深刻的事儿,老李总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背诵毛主席语录最积极。

         那时,高德荣的兜里总揣着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小册子,课余和劳动间隙的零碎时间都不放过,一有空儿就拿出来反复诵读。因为翻动太勤,那本红色语录书的边角都被磨破了,但是高德荣总是尽量把它保存得干净整洁。

        若干年后,高德荣在与李明才谈论独龙江整乡推进建设中的问题时,说了一句“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伟大事业”。李明才觉得这话很耳熟,细想之下,正是出自毛主席语录,而这句话用在这里是那么的贴切。

        “加快独龙族发展的事业再也等不得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那一次,高德荣跟李明才讲了许多,文化不深的李明才很可能没有完全领会高德荣的话,但他真真切切地记住了老同学最后说的几句话:“我们独龙族的发展还面临很多可能的问题,但我们绝不能怕困难,而是要让困难怕我们。毛主席都说‘敢教日月换新天’嘛!”听着老同学充满希望和憧憬的话语,李明才的思绪飘回到数十年前的校园,那个捧着毛主席语录勤奋背诵的男孩意志昂扬、目光如炬!

        后来高德荣在工作中的显著成绩也有力地说明了一个事实:早在几十年前,年少的他背诵毛主席语录时不但把毛主席的话牢牢记在心里,而且真切体会着毛主席语录中饱含着的对社会主义中国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深厚感情,深深领悟着毛主席语录朴素的话语和文字中所蕴涵着的深刻哲理。

        一个不能和民族地区群众用方言交流的基层干部,开展工作时难免会遇到一些现实的阻力;一个不能用朴实的语言传达大政方针的基层党员干部,无法准确贯彻党和国家的执政理念。高德荣是一个生于大山、长于峡谷的独龙族干部,他能与当地独龙族群众无障碍沟通,也能向群众传达好来自党和国家的声音。

        儿时勤奋开展理论学习取得的成果,在高德荣后来的教学工作中和基层领导干部岗位上发挥了显著的理论指导作用,他结合实际把毛泽东思想运用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

2.在班上很有影响力

         上世纪70年代初,高德荣与10多名独龙族同学在独龙江中学共同度过了艰苦而难忘的3年求学时光。因为学业成绩名列前茅,尤其组织能力和号召能力出色,高德荣被老师和同学们一致推选为班长。在担任班长期间,高德荣不负众望,协助班主任老师把班里班外的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

         在初中同学李国志的记忆里,高德荣是位平时很和气但又很坚持原则的同学,给人的印象总是面带友善的微笑,不会无缘无故批评哪个同学或对别人发火;可是,一旦有同学违反班规校纪,或者犯了原则性错误,他批评起人来也不讲情面。

        57岁的李国志曾任迪政当村委会支书,也是具有一定组织能力和号召能力的基层干部,但他关于高德荣的最深刻印象依然是在同学中极富影响力。

        “他也是班里口才最好的一个。”李国志说,同学们之所以对高德荣服气,不仅因为他的成绩很好,还因为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对他人的感染力极强。班长高德荣在向老师汇报班里的情况和向同学们安排布置任务时,语言逻辑清晰,表达准确到位。“即使是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事情表达清楚,对身处偏僻的独龙江峡谷地带、很少有机会与生人交流的独龙族孩子来说,仍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在40年以前!”至今,提起当年在班里落落大方、能说会道的高德荣同学,李国志依然赞叹不已。有时甚至就因为高德荣的一副好口才,同学间有了什么摩擦或不愉快的事,只要经他三言两语的劝解,当事双方就重归于好了。

        良好的表达和沟通能力,使高德荣在当教师和担任各级领导干部、各级人大代表期间,发挥了较高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被推为践行群众路线的典型人物之后,在媒体对他的学生、同事、朋友的采访中,无人不对此强调称赞一番,就连媒体记者在与高德荣交流后,都对此深有感触:只要抛给他一个话题,就会讲得头头是道。而且,分寸拿捏得十分妥当。

        话语的风格和口头表达的能力,绝不是仅仅是“嘴皮子”功夫。俗话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高德荣良好的表达和沟通能力之后,对应的是一个理智的头脑和一颗正直的心地。

3.吃苦耐劳的好孩子

        在李明才的记忆里,对小时候的高德荣最深刻的印象是“背诵毛主席语录最积极”,而他对少年高德荣突出性的评价是“一个十分全面的好同学”。“我跟他是小学6年的同桌,他对我很好,对其他同学也一样,也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同窗6年,高德荣和李明才之间从来没有红过脸。令李明才最佩服的是,高德荣同学不仅自己各方面表现突出,而且关心团结其他小伙伴一同学习、进步。那个年代生活极其困难,好多同学因此辍学,其中也包括李明才自己。生活条件艰苦,加上文化学习的基础差,好多同学产生了厌学情绪,有的同学干脆回家就再也不来了,老师去劝也没有用;暂时未辍学的同学,有一些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上学一个星期,跑回家一个星期。唯有高德荣同学,哪怕家里情况再窘迫,也从来没有旷课一天,始终坚持到校上课。

        高德荣还是班里最勤快和动作最快的同学。那时学校要求学生每星期要交给食堂一背柴火,一背柴大概70市斤。高德荣是班里个子最小的,但他虽然个子小,却从来没有少交或晚交过一次柴火。每个星期,他都是第一个完成这项任务,而且斤数只会多不会少。

        现年70多岁已住进敬老院的独龙族老妇杨明阿苦,是高德荣的同村老乡,比高德荣年长10岁。因为,在高德荣小时候那段时间,成年人都要出力气挣工分,还干不了重活的杨明阿苦应社里分工要求,曾经照看过高德荣一段时间。

        “放学后他从来没有闲着过。”杨明阿苦印象最深的是,高德荣每天去学校上学都要顺便背上一个竹篮,放学后沿路找一些柴火或猪食回家。虽然,高德荣的老家孟顶小组到巴坡小学的直线距离只有一公里多,但那个年代不通公路,高德荣从家里到学校要在原始森林里绕3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如果家里有可背到学校煮吃的粮食,高德荣就去住校读书,没有的时候,他就只得每天徒步6个小时奔波往返在家和学校之间的原始森林里。背回一背柴火或猪食,成了高德荣每天放学路上的“必修课”。

        “苦命的孩子,懂事的孩子啊。”已过古稀的杨明阿苦老人,至今讲起高德荣小时候的故事不禁潸然泪下。

4.得天独厚的“启蒙”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清澈透亮的江水,这就是美丽的独龙江。“独龙族老人和大自然是我的‘启蒙’老师。”回忆起贫穷但不乏快乐的童年,高德荣如是说。

        由于特殊的家庭情况,小时候的高德荣有一大半的时间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爷爷奶奶去什么地方都喜欢带着他,给他讲四季如何变化,树木如何生长,还教给他许多生产生活的知识和技能。

      高德荣在回忆时说:“独龙族没有文字,大自然变化的规律、各种劳动技能是祖祖辈辈一代代口口相传的。祖先们在取得这些认识的过程中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继承和发扬优秀的独龙族传统文化。”

        正是在爷爷奶奶的言传身教下,年幼的高德荣在耳濡目染中掌握许多生产生活技能。“只要细心留意一条溪水水流的变化,或一座雪山积雪的厚薄,就能大概估算今后几天的天气状况。”高德荣说,他正是通过认真观察大自然发生的各种变化、向村里面的老人学习各种独龙族的传统经验,一点点丰富着自己的知识。

        “老人们的话不是信口开河,是一辈人接一辈地总结后留传下来的经验,一定要当回事;自然界的事只要用心就有规律可循。顺者昌,逆者亡,所以我们要敬畏自然。”在高德荣心里,爷爷奶奶和村里的老人,还有壮美的独龙江、神秘的大自然,都是他的启蒙老师。他从老人和自然那里学到了许多知识,这为他熟悉独龙江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为他能歌善舞的性格魅力,为他成为独龙族致富奔小康的“头人”和独龙族传统文化专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5.人人喜欢的好少年

        高德荣的青少年时期,是我们国家经济困难,政治动荡的时期。由于家境贫寒,高德荣只能一边读书,一边与全家上下一起艰难维持生计。

        “旧社会外族欺侮我们,不把我们当人看,因为我们民族贫穷落后。共产党来了翻身做主人,我们独龙族对党的恩情说不完、讲不尽。”在学校里,高德荣是一个读书非常勤奋的孩子,他知道读书的机会对于曾经住树洞、吃野果过来的独龙族民族,对于他这种家境贫寒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高德荣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机会,每天都是早早地来到学校读书学习。

        一放学,他就匆匆忙忙向家里赶,帮助爷爷奶奶和妈妈作农活。由于聪明伶俐、手脚勤快,他农活做得又快又好,受到大人们的一致称赞。

        高德荣虽然年纪小,但是学习成绩好,又懂礼貌,干活勤快,村里的男女老幼都非常喜欢他。就连来村里下乡的干部们也喜欢到他家里坐一坐,看看这个学习成绩优秀、农活做得又快又好的独龙族小孩。

         面对老师、乡亲和下乡干部的表扬,高德荣从不骄傲自满,而是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在各方面努力做得更好,更加奋发图强,为他以后读师范、参加工作和走上领导岗位做好了最初的人生铺垫。

6.班里的文艺活跃分子

         初中毕业后,李国志上了高中,后来做过小学代课老师、公社农技员、村支书,如今在家务农。尽管后来两人的人生轨迹迥然不同,但李国志是对初中同学高德荣的在校表现记得最清楚的一位。李国志说,高德荣还是班里的文艺积极分子。

        “每每老师教一首新歌,第一个学会的准是高德荣同学,他不仅学得快,还记得牢,乐感也是最好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最流行的革命歌曲《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毛主席》等,高德荣都会唱。因为高德荣有文艺细胞、新歌学得又快又好,不仅是班里课余时间唱歌的组织者,还成了大家的小小“音乐老师”。

        他干什么都很投入,唱歌时也是一样如痴如醉。高德荣做什么都很专注,唱起歌来,眼睛眯起,表情十分投入。对此,他的很多同事、部下、朋友都深有印象:节假日或是做完农活的茶余饭后,高德荣会兴致勃勃地提议大家唱歌解闷,他笑眯眯地端起酒杯,起头开唱的永远是主旋律歌曲。恰当的场合,适合的歌曲,把现场气氛推到高潮,有时也让在场人们常常触景生情,热泪盈眶。

7.有情趣的知识分子

       很多人认为,高德荣参加工作以来担任过老师、乡长、县长、州人大副主任等职务,应该是个严肃而不苟言笑的人。殊不知,现实中的高德荣能歌能文。他写过歌词,不逊色于大师笔下的词作;他给记者改过稿子,一如他当老师时给学生批改作业般认真。他是一位充满情趣的少数民族“知识分子”。

        在高德荣亲自策划的纪念独龙江解放60周年的电视散文《太阳照到独龙江》的序言里,高德荣这样写道:“记得儿时,每当盛夏,我还一丝不挂跳进独龙江清清的河水里游泳,她是那样的清凉洁净,一尘不染。真的,她就像一块流动的碧玉,流动的翡翠。每当你靠近她时,就想掬一捧江水一饮而尽。独龙江的水就是这样清澈得让你欣喜若狂,让你魂不守舍。”如果没有对故乡赤子般的真挚眷恋,如果没有诗人一样的浪漫情怀,怎能写出如此情真意切的动人文字?!

        高德荣写过很多歌词,大多是抒发对中国共产党的感恩之情和对家乡的眷恋之心。时而婉约、时而豪迈的歌词淋漓尽致地表露了他的真性情。在代表作《共产党的恩情比天高来比水深》中,他这样写道:“丁香花儿开,满山牛羊壮,独龙腊卡的日子,比蜜甜来比花香。高黎贡山高,独龙江水长,共产党的恩情,比山高来比水长。”前句用“比花香”、“比蜜甜”这样轻柔的比拟来表达独龙儿女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后句则用“山高”、“水长”这样气势磅礴的形容,道出了独龙族同胞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感恩之情。

        在歌曲《独龙汉子》中,高德荣这样描述:“独龙汉子一声吼,高黎贡山要抖三抖;独龙汉子一跺脚,独龙江水要退三回。”这是怎样的豪迈气概!高德荣还创作了《独龙人民跟党走》、《党是独龙领路人》、《独龙卡娒》等许多歌,他的每一首填词都有诗歌的技巧、散文的笔触,唱来朗朗上口回味悠长。诗人和词作家的美誉,高德荣当之无愧。

        他还给专业记者改过稿子。一次,一位记者写了一篇关于高德荣的稿子,在编发前请他本人审阅。文中写到怒江水电,原文是“高德荣说怒江水电开发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高德荣看后改为:“要科学利用怒江水能资源,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他还严肃指出:“用错一个字,整个句子的意思就变味了。特别是在怒江水电开发这样的敏感话题上,表述一定要慎重。”事后这位记者逢人就说,谁要是说高德荣只是一个早年中等师范毕业生没有多少水平,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8.要办好民族教育

        为了独龙江的教育事业的发展,老县长呕心沥血。

        从独龙江乡副区长,独龙江乡乡长,贡山县县长,到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无论在什么岗位,老县长的心里总是挂念着独龙江的教育应该如何发展,学校应该怎么办?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老县长向上跑部门,要项目,找资金。

        1999年公路修通了,但当时的校舍还是石棉瓦或石板盖顶的木房,学生总是受冻上学。看到这些情况,老县长总拉着家长们谈心,他说,国家免费给我们提供教育,我们有义务去做一些事情去办好我们自己民族的教育,自那以后,家长们自发地为学校提供江柴,义务修缮受损的学校房屋。

        高德荣将教育视为独龙族发展的希望之光。他担任县长期间,在全县财政收入还不足300万元的情况下,挤出20万元用于搬迁建设巴坡中心完小。2003年以后,在当地政府和各级项目的扶持下,独龙江乡教师宿舍楼、学生宿舍、崭新的教学楼在孔目村拔地而起。

         为了让独龙族孩子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回忆,从1999年开始每逢六一儿童节,老县长都会带领当地的干部为学校捐款。担任了10多年独龙江乡学区校长的高德生说,高德荣这样的做法已经坚持了14年,每年儿童节他个人出资给学校捐款不低于500元,同时还积极帮助学校向州里、县里争取资金。在高德荣等各级干部的支持下,以往单调的儿童节活动内容变得丰富起来了,期间用于表彰品学兼优学生的奖学金也提高了。

9.踏实勤奋的师范人

        1972年,怒江州民族师范首次招生2个班,共100名学生。18岁的高德荣背着简单的行李,从独龙江马帮路经贡山县城再到当时的怒江州府所在地知子罗(原碧江县城),成了师2班的一名学生。

       高德荣在怒江师范读书期间,关爱同学,待人坦率真诚,这个自小生活在“路不拾遗”的独龙族寨子里的年轻人,情感就像雪山般圣洁无暇。独龙江没通公路前,一年中有半年以上雪封山,独龙人与外界接触有限,汉话表达不流畅,有时把主语和宾语位置颠倒,不时闹点小笑话。

        在怒江师范的老教师记忆里,高德荣是一位勤奋好学的学生,是独龙族学生中的佼佼者,能够自如用汉话表达交流,实属难得。当时怒江师范成立团总支委员会,作为班级团支部书记的高德荣是委员之一,他平时话不多,开会发言关键处敢说真话,为人朴实憨厚,是个实在人。

        无论职务如何变动,官做到多大,他心系故园和根系民族的情结都没有变。敢说真话,为独龙族人民办实事,高德荣才会被独龙族人民由衷地称为“独龙王”。

         办学第三年,怒江师范从知子罗搬迁到六库,师生住在油毛毡房里,生活异常艰苦,每天的饭菜不是洋芋,就是洋丝瓜、南瓜,每个月一顿肉,调料是豆豉,但不保证,好多人得了胃病。除上课外,师生啥活都干,砸工分石,背江沙,到赖茂东方红一带砍龙竹,扛到学校搭撑杆架,每星期两天上山砍柴弥补伙食费。当时没自来水,喝怒江水容易痢疾,住院的师生多。简陋的学习条件和异常艰苦的劳动下,一些学生读书思想动摇。高德荣安心向学,还鼓励同学一道克服困难安心读书。

         1975年高德荣留校任怒江师范团委书记,他常常把不安心在校读书的独龙族学生请到宿舍做思想工作,热心帮助他们学习,与这些学生同吃同住,一起过春节,鼓励他们相互照顾、相互关心、安心学习。当时,高德荣的工资只有二十多元,他自己非常节约,把省下来的钱用于补助独龙族学生。怒江师范建校初期,就读的独龙族学生没有一个辍学,都能够坚持下来完成学业,这与高德荣的努力分不开。

         现已退休、曾担任过怒江州民族师范学校校长的李树林老师,从上海师大毕业后回到怒江师范教书。据李老师回忆,高德荣学习刻苦,上课认真听讲,课后喜欢看书。当时处于文革期间,李老师首次高德荣所在班上课的课堂题目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精髓”。独龙族学生高德荣听课专心,做笔记认真,勤于思考,写心得体会通顺,给李老师的印象比较深。

        课余时间,高德荣喜欢看书,李老师在校园时常看到他捧着书本苦读的身影。3年的师范学习生活结束,高德荣留校成了一名图书管理员,分管学校团委工作。李老师当时任教务组长,分管图书工作,与高德荣的接触多一些。走上工作岗位以后,高德荣勤奋好学不逊于学生时代。提及高德荣在怒江师范工作的时光,李老师依然感慨于他的勤奋。

官网首页- 党建要闻 -党建常识 -基层动态 -两学一做 -八面来风 -宝相花 -白药报
© 2018 All Rights Rserved 大发时时彩一分钟一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滇)-非经营性-2017-0026
版权申明 隐私保护 滇ICP备05002333号 滇公网安备53011402000286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